Noah

Fledspar.:

【偶像梦幻祭同人本/羽风薰X濑名泉】<爱言叶>【一宣】

CP:羽风薰X濑名泉

作者:戈少

封面:I_战士

形式:B5小说5W字↑↓

价格:30↑↓

入手方式:CP20DAY2,摊位信息详情请搜CP20本薰泉,我就是那唯一的一本。


印量很少,用爱发电,请尽量选择场贩


同时收录旧薰泉文:http://aoyamaketsuha.lofter.com/

本子收录的<MY Answer>是已出的两篇薰泉文<魔法零点><远花火>冬季系列的最后一篇。

<光线番地>:神父薰X将军泉


WB欢迎私信咨询:http://weibo.com/kidsa014/


【西尾维新戏言系列同人本】《戏言speakersII》【开催】

Fledspar.:

西尾维新戏言系列/仆零小说同人本


2016.05.13星期五镜面日



《戏言speakerII》




【cp】仆零 | 不良制品X人间失格

【字数】【上册12W↑】【下册15W↑】

【写手】《-东涉谷十七号-》戈少

【画手】二白

你说可不可能有的鸭川仆零系列明信片】【绘】二白【摄影】戈少

你说可不可能有的漫画】【绘】二白【脚本大概】戈少

【你说可不可能有的全员向无料配套本】【主笔】戈少


下半本不出意外预定只印50本,

所以开放预订到预定截止补款时期,没有预定的话,通贩

2016-05-13
/  标签: 戏言仆零

【阿鲁罗斯小说志《飞鸟集》】实物图以及补款通贩邮费相关

Fledspar.:


 然而!点不开链接也复制不了的话!

可以搜【店铺】名字٩( 'ω' )و ↓↓↓

【黑猫咖啡屋】

【阿鲁罗斯专用lofter】

http://azumasen.lofter.com/

【试阅见:http://azumasen.lofter.com/post/2a5b9c_24589cd


【照例先丢补款】

通贩一册64,补款一册38【定价58】


【补款页面】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5699180860&spm=a310v.4....

【飞鸟集】补款以及通贩页面

Fledspar.:

#阿鲁罗斯#《飞鸟集》贩售开始


会有本子参加场贩所以大概也许到达一个数量我会不声不响的下架(。


【时间是#6月10日#零点开拍】


于是本子6月15日说能拿到,印量并不多,但是预定的60本都有(包括我要过guest都会给!虽然因为拖延太久就没有继续要了(:3)所以没有预定的通贩请自由的?


【补款页面】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5699180860&spm=a310v.4.88.1


【通贩页面】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5632106767...

Fledspar.:

9.9日更新信息

9.15日预定链接: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Bk4VhV&id=41095892475

【本子注意】

文本《东涉谷17号》全文为半架空式,单元形式,推理小说,由于西尾设定巨大导致想写的东西太多所以20W字并不能完结,《东涉谷17号》分为上下本

《东涉谷十七号》有主线。

上册4单元【相遇篇】【大学篇】【古董洋馆篇】【四神一镜篇】

下半册【集团篇】【杀戮名篇】【十三阶梯全面对决篇】

下半册包括二白的漫画,于明年三月出。

 


9.4日更新信息:


【戏言系列仆零同人本《戏言speaker》公式页面】

【公式站不用管了所有本宣信息都放在这个页面】


主笔 :

戈少http://tieba.baidu.com/f?kw=%B8%EA%C9%D9&fr=index

微博http://weibo.com/kidsa014/

封面插图:

二白http://lyrah666.lofter.com/


天窗:

http://doujin.bgm.tv/subject/10803

预定:

9.15开放。


>>>东涉谷17号第二章部分试阅<<<


成熟的少女/枯死的处女

六月涉谷天使俱乐部


出场人物


我…………………………………………(灾难排解者)

零崎人识…………………………………(助手)


葵井巫女子………………………………(同学A

贵宫无依实………………………………(同学B

宇佐美秋春………………………………(同学C

江本智惠…………………………………(同学D


零崎双识…………………………………(委托人)


玖渚直……………………………………(兄长)


狐面男子…………………………………(???)

想影真心…………………………………(???)


玖渚友……………………………………(蓝色)


0

如果生活中琐碎的细节能够成为我们自杀的理由,那么,我们也可以为了一个荒诞的理由坚强的活下去。

——石田衣良


1


呐我喜欢你哦。

嗯我也喜欢你。


“请不要否认,少女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我指的是十四岁到十六岁之间的女性,只有在这段时间,才可以称作是少女,当然,我并不像我们家的素食主义者那样只会对少女有兴趣,作为一个女权主义者,我认为所有的女性都有自己的可爱之处,无论什么年龄段,什么职业什么癖好,都拥有自己的可爱点,但是,少女拥有最大的人性魅力,这一点我绝对不会做出让步。”

“为什么是少女,像是拥有女性步入成熟的人生中最细致皮肤,最有弹性的手感这些常规话题就不用说了,首次穿上少女内衣的可爱与羞涩我也做过完整的演讲,当然在这里让我强调一下也可以,我认为,所有内衣中只有少女的内衣才是最棒的,包括为了将来良好的发育而选择轻薄好手感的棉质布料也是其中重要的要素之一。请让我强调一下,少女的胸部在十四岁之后就已经有了形状,这个时候必须选用可以固定的内衣,对,也就是内置钢环的,这种对于成年女性非常常见,但是少女第一次试戴的感情就完全不一样,被坚硬的金属固定敏感的胸部,内心还没有接受成人肮脏社会的少女一定会羞涩到满脸通红,并且不希望被其他人发现自己内衣的款式,这和女子高中生喜欢叽叽喳喳一起买内衣大喊可爱的样子是完全不同类型,简直是无语伦比的美味与青涩,如果上天可以给我恩典,让我拥有能够看透少女外衣的眼睛,那么只让我活十年我也非常愿意,不如说,请让我变成钢环才对。”

“关于女性内衣的话题我相信你也一定感觉到厌倦了,虽然我觉得,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对于这种话题一定可以聊上半年乃至更久才对,不过,对于这种人工制品的推崇到此也就是一个极限了,重点依旧应该摆在少女的身上,你说对吗,无论是可爱的裙子,衣服,首饰,或者男朋友,都只不过是名为少女这项人类最伟大的艺术品的陪衬而已。在强调一下,内衣是其中最伟大的陪衬品。”

“不,我想说的是,少女本身的诱惑力。之前说到刚刚开始发育后少女会选择适合自己的内衣,但在此期间是有个漫长的过程的,足以察觉胸前可爱的脂肪膨胀到注意力范围的过程,当然期间也许还有家长的干涉这个就忽略,在这种过程中,特别是像现在一样的夏天,少女穿着能够透出皮肤颜色的薄面料衣服,在这种极为敏感的年龄段,没有经过开发的果实被摩擦,从外部就可以看见乳头的形状,当然,这还不是最美妙的,如果把这个当做美妙,那我只能算作一般的变态而不是绅士了。最美妙的,当然是察觉了这一点的少女遮挡着自己的胸部那种羞涩的态度,这是少女才会有的可爱的廉耻心。你可以想象一下,这种没有注意到胸部发育的少女一定是平时性格非常不拘小节,突然遮遮掩掩,用笨拙而明显的姿势遮挡胸前,却让可爱的胸部形状变得更加隆起,请原谅我多次运用可爱这个形容词,因为我觉得没有其余的词语更加能够形容少女了,总之,那种姿势就像是炫耀一样。此时的脸红绝对是一生都少见的极其美丽风景,如果把走在大街上遇到风卷起女国中生内裤的幸运值比作1的话,那么看到如此场景的你的幸运值简直就是一亿,甚至还要更高。”

我咬着吸管,度量剩余的甜到喉咙发干的饮料还剩下多少。

我浪费了一个下午的人生,和对面这个像细金属工艺品一样的男人探讨了一些有关于男人浪漫的事情。

“明显对于那些事情,我更想要知道双识先生这次来,为什么不直接找零崎?那家伙最近打工的快餐店离这里只有五十米不到。”

“因为我可爱的弟弟并没有把他的行踪告诉我,再说见面他也只会吵着想要我的自杀志愿而已,明明不会用这种东西杀人的,何必要浪费自己哥哥对武器的感情。”我想象了一下双识先生与零崎见面的场景,同时庆幸自己只不过是个普通长相的青年,细金属工艺品般的男人耸耸肩膀,“不过这一次我并不是因为我可爱的弟弟而来,而是有更重要的事情,如果曲识的记忆没有错乱的话,当然我觉得你这张脸确实挺容易混淆。”

真是对不起。我二十多年都是用的这张脸。

“我是代表曲识来拜托你调查一点事情,虽然你并不是那种职业的侦探,但是灾难排解者这个名字就算在我们的世界也是非常有名的。”

过奖了,与其说是灾难排解者,不如说是麻烦卷入体质。

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想要这个名字。

“曲识先生遇上什么麻烦了吗?”

“也并不算是他遇到了什么麻烦吧,只是被一些狂热分子当做借口而已。”

“因为曲识先生的音乐。”用的是陈述句,曾经亲耳听过他演奏会的我不得不承认,“声音是有控制人的力量的。”

“曲识也常常说这种话啊,没办法,那家伙的能力就是音。”手脚细长的男人用很夸张的动作耸耸肩膀,不过和零崎的动作完全不一样,很有社会上班族的感觉,“你知道自杀志愿俱乐部吗。”

这种一听上去就惹人发笑的词。

但是完全笑不出来的词语。

自杀志愿。自我选择式的死亡。

如果我是个性格再明显点的角色,现在会立刻笑出来也说不定。


我想起了曾经玖渚问过我的话。少女的蓝色纯粹的像别的世界一样。

“阿伊在什么时候会想要死掉呢。”

“无论什么时候都很想死掉。”

“不行哦,人家不会让阿伊死掉的,阿伊死掉的话人家会毁灭这个世界也说不定呗,阿伊要变成这个世界的罪人吗——不行不行呗,阿伊不会担任这么重要的角色的,简直像身份反转!透明人!汤姆克鲁斯!”

“那个是谍中谍。”

究竟什么时候要死掉。究竟什么时候才算活着的义务完成。

把活着作为一种任务,已经失去了一半人类活着的意义了吧。

我不喜欢和别人有过多的联系,这一生只有三个人知道自己的本名,而且这三个人分别因为我遭受了类似于死亡的不幸。名字这种东西,是人类在来到这个世界里拿到的第一样,虽然只是一个身份的代号,但是会伴随直到生命结束。

所以放弃了这种东西的我。

大概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

大概——

“可以的话,好想死。”

——戏言而已。


“好像是一个要让别人成为完整的人类的组织,也许大叔我最近脱离少女们太久了,完全不懂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啊。”细金属工艺品般的男人的话将我拉回现实。

不,我也完全不明白。

完整的人类。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我都没有资格去定义。

我是缺少了某种定义的存在,可以称为不良制品,但是我始终认为,并且如此坚信。

“成为完整的人类,是自己的义务吧。”


** *

>>>今天又收到了“信”了。

【这样做是不对的。你应该更加普通一点,选择别人更能接受的方式说话。】

是说什么时候的事情。今天和别人在一起的时间,现在已经完全记不清楚了,本来就不是很擅长去记忆与他人相关的事情。

这已经是多少封了呢。这个数量也记不太清楚了。

少女把像是便条纸一样的“信”放在抽屉里,很多很多的各种各样的“信”,笔迹还有纸张都不一样,来自于很多的人,相同点只有在信的背面,不同笔迹不同样子相同的话。

【来变成完整的人类吧。】

少女笑了。

少女的长发像是奇怪的蜘蛛网一样缠绕在纤细的脖子上。还好今天穿的是裤子,不用担心天台的风过分强烈把裙子掀起来这种问题。

“啊,好想快点变成完整的人类啊。”

只是。

别人的存在,太过于巨大了。

别人的存在,已经大于自己的影子了。

别人。别人。别人。别人。别人别人别人别人。

“也许我并不适合活在这个世界上吧。”


你可以想想一下做菜的时候失手把快要烂掉的软乎乎的番茄掉在地上的场面,也许作为资本主义的你们并不习惯去买这种限时打折的蔬菜,但作为一个现在负担了两个人生活费的普通大学生来说,这种事情几乎是每日必修课之一,甚至比我上课还要规律。

不,扯远了。

在我啃着打折的学生餐并且思考要不要再省略一半明天的早餐时候,就像刚刚那种形容一样,碎裂在我的眼前,非常近的距离,近到也许在往前走两步我就会成为被害者之一给警察增加一倍负担。

碎裂的。四分五裂的。

人体最坚硬的骨骼爆裂向内部凹陷,是正常情况下绝对没法看到的形状。柔软而组织水分充足的器官散落一地。有弹性的眼球如果不是视神经的牵拉应该会滚到别的地方。黏糊糊被组织液稀释了一部分的血和头发混在一起,如果是完整的形状应该是现在涉谷妹最流行的金栗色人工颜色。

身体也被扭曲成极度不自然的造型,也许是因为过度的震动,内部的钙化物几乎全部碎掉也说不定,现在躯体的里面大概就像是被石头狠狠的砸过一样,如果进行医学解剖的话,会直接流出混着骨头碎片的内脏也说不定,就像是头部一样。

在周围的人爆发之后,非常符合我形象的迟疑了三秒钟。也许是三个世纪那么久。好想吐。好想吐好想吐好想吐好想吐。人类的味道已死的味道生物的味道他人的味道。全部暴露在别人的面前像是炫耀一样内部全部全部全部全部全部侵蚀侵蚀侵蚀侵蚀。

其实今天早上是没有课的,预定之外。

如果今天听零崎的话陪他去逛104的话。

如果今天去玖渚家陪她做检查的话。

如果今天去试试红茶果子店打工面试的话。

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也许就不会被卷入这样的事情了。

也许就不会,有人死了。

我的大学同学死在我的面前。在我的学校,我的面前。不知道是十二还是十三层的建筑顶楼坠落,无论运气多好,也许有妖精们加护的话才可能活下来的高度。虽然对于日本这个自杀率颇高的地方并不算什么,对,曾经有调查表示日本的自杀率大概是一天一百人左右,就算扩张成百分率对于这种岛国来说还是高到不可理喻的。

这里并不算思考这种事情的时候。

作为一个人类主义者。我应该感到悲伤,亦应该感到害怕恐惧哪怕是虚假的。应该掉下眼泪,应该发不出声音,应该跪在地上,应该——

我拿出了手机,在此之前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沾上血的学生餐扔进不可回收的垃圾筒。

“啊,是我。”

“有人自杀了。”


六月。从与另一个杀人鬼兄长的遇见开始,我就应该知道我的人生又会变得一团糟。

天气变得越来越热了,那些血液暴露在空气之中迅速的散发出腐败的味道,不,按照医学的理论来说,尸体并不会那么快腐败变质。

所以,也许,腐败变质的是那个少女也说不定。

所以,也许,是我也说不定。


【那个样子不算是完整的人类。】

【要帮助你吗。】


2


那个存在不需要不需要不被需要。


“我希望你不要再给我妹妹添任何麻烦了。更加不要牵扯到我的身上。”

不,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应该只是个见证人而已,不要说加害者,也许我更加偏向于被害者那方。我低垂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手,无精打采的听着来自于玖渚直的指责。不如说真的没有关系吗,放着玖渚机关的事情不管,我从那丫头那边知道玖渚直现在已经掌握了玖渚机关将近一半的权利,因为妹妹的关系吗,毕竟那丫头不是攸关生死的事情永远不想走出房间,真是,比起来妹妹比较重要啊,这么说我周围几乎全是这样的家伙。我不由得想起了很久以前见过的一位美男子,他惊讶的问我和妹妹接吻这件事难道不正常吗,顺便一提,他有两个妹妹。

“偶尔也去看看小友怎么样,她可是每天都把你挂在嘴边。”

那丫头居然还会找人说话。

“啊我会记得的,毕竟我也很想小友。”

我抬起头,看着玖渚先生,和玖渚不一样,没有那种蓝色的纯血,玖渚说曾经的玖渚直的头发也是类似于群青色的蓝,但现在完全看不出来,因为并不属于异种的原因,再加上玖渚和玖渚本家断绝关系的事件,当然这个又是另一个故事了,玖渚先生把自己的头发染成了和设定上的东方人一样的黑色,不过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很少有这样的黑色。

玖渚先生在这里等着我直到我的陪同者,虽然我并不觉得我的精神不稳定到需要别人陪我回家。

特别是陪同的人精神比我还不稳定,另一个方面上。

“哟,不良,听说你又遇到麻烦了?真不愧是你啊!”

好好上学去好吗,好不容易又给你找了别的学校。

还有杀人鬼这样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警局真的没问题吗。好歹这家伙也杀过人了吧。

零崎跳着走进警察局,那张还算可爱的脸对着玖渚先生夸张的笑,如果没有脸颊上扭曲的刺青也许会被认作是一个普通的乖孩子也不为过,不,还要除去那个脱了颜色的头发,不如说你又拿零用钱去剪头发了吧。

“我也不想的。”我站起来,拍拍膝盖,总觉得在这里呆过之后就会沾上奇怪的味道,“今天来不及做晚饭了,去附近的快餐厅解决一下吧。”大概零崎很期待我说这句话,要不然也不会来这里,尽量忽略这个年纪的小鬼听到油炸食品和汉堡露出的闪光眼神,我转身对着玖渚先生,很有礼貌的问问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出乎意料的拒绝的理由是比较习惯晚上吃蔬菜,而不是高油脂的食物。我对他会说庶民味觉的期望落空感到一阵失落。

“还真是灾难缠身的体质啊,不良,被我大哥缠上这点也是。”

“嗯,我在考虑这件事和双识先生提到的自杀志愿俱乐部会不会有什么关系,源自于侦探的直觉。”

明明留下一个很值得吐槽的地方,华生反而没有在意,夸张的表情一瞬间停滞在脸上,零崎低下头像个侦探一样捏着自己的下巴,像个头脑不错的侦探一样。“自杀志愿……俱乐部?”

“是啊,很奇怪的名字吧,虽然在这里自杀并不算什么少见的事情,大概类似于自杀俱乐部那种?池袋西口公园第五卷还是第六卷也写到过的。”

现在的我大概是要做反自杀俱乐部的事情,别开玩笑了。牵扯到别人生命的事情我可敬谢不敏。毕竟,那些是别人的东西,就算因为今天早上晚起了一分钟而选择自杀,那也和我毫无关系。

“哎,难道不良是个人类主义者?”

“是的,极端,非常。”

“骗子。”

“戏言而已。”

我叹了口气,推开沾有浓重清洁剂味道的门,这家快餐店鹿鸣馆大学的学生经常会来,一眼扫过去都是二十左右穿着自由服装的学生们,当然对于人脸略微识别障碍的我来说并不可能从中间找到认识的同学,好吧,我承认,就算没有这个障碍我也应该不会有称得上会认识的同学。

“比起自杀来,我倒是觉得杀人这种行为更加不能原谅。”我站在队伍后面,看着光线明亮的点餐版,一向都是选择烧烤汉堡套餐的,所以没什么必要继续看了,视线转向前台的姐姐,今天也是笑的非常可爱。

“在这种地方谈论这种事可以吗。”零崎夸张的耸耸肩膀。

“没问题,会在这里的大多是会高声谈论这种事情的小鬼。零崎,你应该杀过人没错吧,对于你来说,杀人是什么?”

“这么说来,你知道一种病症吗,杀伐中毒症。”

真的没有听说过。心理疾病列表里也没有见过这种词语。啊,虽然我有面部识别障碍,但是我的记忆力非常的好,好到异常的状态,如果把普通人比作1哀川小姐比作50玖渚比作100的话,我应该是20左右。

零崎接着说。

“对于我来说,对于零崎来说,杀人并不会有任何感觉,也不是任何东西,举个例子,普通人生存需要空气,魔人侦探的生存需要瘴气,但是没有瘴气也可以生存的很久,就是身体会逐渐中毒,当然,就算被腐蚀也依旧比普通的人类强得多得多得多,嗯,当然你好像不是jump系。”

我是轻小说派。

我觉得他只是想说最后一句话和最后之前一局话。

“不杀人也可以,但是长期不杀人就会被腐蚀。所以杀人是生存的一部分。”

“没错,就是这个样子。”零崎点了新品的泡菜汉堡,牛肉汉堡各一份。对于前者的味道我抱有一定质量的怀疑,“我说,不良,你难道就没有杀过一个人吗。”零崎从餐盘上拿起薯条含在嘴里,等着我的份端出来,“杀人,可是有非常多的方法啊,少年。”

“我真不喜欢你那个表情。”

“哦,我觉得你也会有这样的脸呢。”

“不,我才不会笑成那个样子,也没有那种刺青。”

“前面帮不了你,后面我认识不错的店。”

“谢谢,免了。”

杀人确实有很多方法,亦有很多凶器。不仅仅是零崎使用的刀子,哀川小姐的身体,或者说如果愿意的话,

玖渚不用出门也可以办到让数量让人惊叹的人类死亡,包括我,毫无优点可言的不良制品来说,亦有杀死他人的方法,所以我不想回答,因为我已经让不少的人类死亡过了。

与杀人的方法类似,死亡,也有很多不同的方法,肉体,精神,行为,感情。分开而论,实际上我也不属于活着的范围,严格来说,究竟多少人可以属于活着的范围。

“打扰了!我可以坐这里吗,伊君……没错吧?”

我不觉得我朋友里会有这种用关西话的东京人。站在我们面前的男人穿着很涉谷系的,大概是如此形容,连帽运动衫,前面绘有巨大的哥特风格死神骷髅,都已经不是中二时期还在迷恋这些东西的小鬼多数都会因为思觉失调而吸烟,当然不是为了分泌让自己冷静下来的激素。他偏着头带有和我属于另一个世界的表情微笑,端着餐盘的左手和右手各有一个巨大的戒指,左手是中指,右手是无名指,仔细看还有连着小指的细指环。现在流行这么装扮吗。

“哈罗哈罗?伊君?”

这么僵硬的表情就不要维持了嘛,看的让人火大。

“这里不算太挤,我指的是餐厅。”

“哎,好冷淡!难道是想要两人世界?”男人带着无比清纯的脸看了一下零崎。

看什么看,那小子可是我的人。

不。

“好吧请坐。”

这才是我的回答。

男人坐在我身边的位置,零崎半眯着眼上下打量。似乎在等待我介绍。我的人缘并没有旺盛到可以介绍朋友给你认识的程度,但并不表示我想让你介绍你的朋友,好吧,应该说是,你的朋友敬谢不敏。

“宇佐美秋春。我的名字。”宇佐美脱下右手的戒指放在口袋里,意外是爱干净的类型,开始吃自己面前的套餐,居然是泡菜汉堡,点这种东西的人,究竟什么心态。究竟什么心态!宇佐美喊着薯条,丝毫没有影响发音,“大学同学,虽然专业不太一样,心理系,大一的时候有一起选修过民俗学。不过我不觉得伊君会记得我的脸,因为设定是那样嘛,从某个人那边听来的设定。”

虽然很想知道是什么设定,但决定不吐槽。“啊,那个老师是那个开车很疯狂有着可爱粉红色头发的小姑娘吗,真怀念我上个星期还和她一起喝酒。”

“这里不是学园都市,而且伊君还没有成年吧。那个老师是男的。”

“好像有印象,是不是一喝酒就会变成哥特萝莉的那个废柴大叔?”

“请不要再提喝酒的事情。以及伊君的志愿是僵尸还是后宫王。”

后者。戏言而已。

“是恋童癖。”

这个也是戏言。

“真符合设定啊不良!你觉得我怎样!”

“你闭嘴。”

“那个老师其实是成年女性,毫无特色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过巫女子觉得她很帅。说到底伊君既不记得我也不记得这门课了吧。”

说的没错。

“不要紧,反正可以从现在开始建立友情嘛。”我不想和若无其事吃着泡菜汉堡的人建立特别关系,宇佐美看着我,“伊君,我有点事情想要问你。关于早上的‘案件’……你有什么看法吗。”

“哦哦案件?”夸张的探出半个身体,露出完全属于犯罪者的兴奋笑容,“杀人?分尸?特殊方法?有艺术感吗?如果是完整的分割成40段以上或者是被类似狼牙棒之类的东西打死的话我可以提供嫌疑人!”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被带到警察局。”

“不知道,你的事情知道多了我的神经会觉得恶心。”

“有人在我面前跳楼了。虽然不是完整的不过大概断成40段以上,头部也像被狼牙棒狠狠的打过四百下一样。”

“那种不叫分割,也不会有人用狼牙棒打那么多下,而且那种是自杀吧,好像还有留下类似于集团欺负的信,本人还留下了‘自杀是我本人的志愿’这种话耶,可以算‘案件’吗,最多是事件吧。”

你明明知道的很清楚吧。我怎么没有听说那种话。

“是啊,但是说志愿的话,文法有点不对吧,一般会说自愿自杀这样,是假名的拼写问题吗?。”

“不,我觉得不是。”宇佐美舔掉手上的泡菜渍,有点好奇那究竟是辣味还是咸味,不如说居然真的完全吃下去了!好厉害!意味不明的!就像是野外烤肉聚餐,大家却在吃速食咖喱一样!——会用这种方法说话的孩子叫什么来着?“伊君,被杀的女孩子叫……算了我觉得说出来你也不会知道,她在我们那个系还算挺有名的,别的意义上。怎么说呢,大概是怪异的存在。”

“怪异。”吃完汉堡和薯条之后,发觉套餐里配备的可乐也快见底了,如果我将来有选择商务法,我一定会以可乐里漂浮的冰与利润写一篇四十万字的论文。

“没错,不过只是一般上的怪异,就我来说,并没有到不能接受的程度吧,只是孤僻一点的女孩子而已,而且长得还很可爱。”

我回想了下今天早上看到的物体,如果说的是长相那肯定和可爱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就衣着打扮来说,确实是很符合宇佐美这类人的喜好。没记错的话,花边束腰款衬衫,带有南瓜裤的偏淡色小裙子,黑色过膝袜(边上有蝴蝶结)。

“伊君,你知道自杀志愿俱乐部吗。”

第二次听到了这个名字。

“有听说过,似乎是让人变成完整的人类的一个怪异非宗教组织。”

零崎很沉默。之前是因为根本没在听,之后是因为听的异常认真。

“没错。不过我觉得快要发展成宗教组织也说不定,很不幸的,我有个朋友被那个组织盯上了——啊,这么说是不是很有少年漫画的气氛?”宇佐美夸张的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下巴,仔细看看这家伙的长相属于中等偏上,“我啊,可是个非常重视朋友的人,所以,伊君,这个周末有空吗。”

“请先说明,你重视朋友和我的关系在什么地方。”

“啊呀真讨厌,我们也是朋友了嘛。”

我完全不记得有这种事情存在。只不过大家在一起吃了个饭,三十分钟前我对你这个人完全不知道。不过心里这么想。毕竟有答应过零崎那个哥哥——我回忆起了充满少女色彩的对话,积极意味。

“我拒绝。周末我有很重要的事。”

“哎——去吗!除了我和我那个朋友以外还有别人也希望伊君出现哦?伊君这种人是不可能有什么社交的吧。”

你说的话太失礼了!再说一次,太失礼了!

“再说我也有听过一点点伊君的传闻哦,三次元的真岛诚!伟大的涉谷灾难排解者!行侠仗义!在女生中大受欢迎!”

“好吧,我去。”

就这样把重要的事情(坐在五叠半的房间里发呆一整天)的计划剔除。


怪异的存在。

异类。与自己不一样。

好比说别人都在笑的时候你没有表情。

好比说别人都在哭的时候你笑出来。

好比说别人都说要一起去唱KTV吃火锅逛街的时候你比较想一个人去看08年的红白歌会。

好比说大家都推荐你买的一样东西你并不会掏钱。

就算那个场景不好笑。

就算那个场景不感人。

就算其实那里没有希望你去的人。

就算那样东西你真的不喜欢不需要。

就算你做出的是正常人类会有的反应。

但依旧会被归结为异类。被他人,被别人,被除自己以外的人。

人永远无法独自生存。


+END+

2014-09-09
/  标签: 戏言仆零

【阿鲁罗斯本《飞鸟集》预定链接】

请注意因为原作和CP很冷,所以请预交定金,按照定金人数印刷。

全本价格为45↑↓

预计15W字只多不少。

场贩首次为CP15前后开补款。

请在备注中留下ID和联系信箱。


【飞鸟集预定】

主笔 :

戈少http://azumasen.lofter.com/

微博http://weibo.com/kidsa014/

封面插图:

二白http://lyrah666.lofter.com/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Nrhg2i&id=40994282240

【新刊宣传/预定试阅】飞鸟集-给世界与遥远的那个你-02【阿鲁罗斯】

写在前面:


九月一日预定开始。

预定地址会在微博放出。微博:http://weibo.com/kidsa014

新刊:

《飞鸟集》战勇/阿鲁罗斯。架空长篇同人本

《万叶集》战勇/阿鲁罗斯。中短篇再录以及新章本

《戏言speakers》戏言/仆零。架空长篇同人本,双人文漫合志,文《东涉谷17号》全8章40W字,此本为上册。


-《戏言speakers》试阅只有图片部分无文本,在微博试阅。

网络放送到第一章截止。

更新至01:http://weibo.com/1394353401/Bk8VlfkSo?mod=weibotime#_rnd1409079028663...


【阿鲁罗斯个人小说本本宣】


规格:B5,15W字以上,250P上下

封面:二白


试阅lofter有序章和第一章。

注意:

1.因为是冷cp本,在二宣的时候预定需要支付定金,按照预定数量印刷,请谅解。

2.会先开通贩,战勇only能找到寄卖也会参加。

3.guset们你们行不行。不过比主笔好像行一点。

【阿鲁罗斯】heart makers-制心者-【结@心音时间|19000+】

全文71000字已完结。

私设魔勇克西。阿鲁巴in三月。

克莱尔西昂旅途的传说。正剧。脑洞大如狗。罪恶充电设定有。三人旅行有。

web123梗全部有。尽量原作相关度。如果看完让你觉得啊这个可能发生那就最好不过了。


写在最前面的话:

终章BGM-心做し-其实也是全章的基调。

在我所学的专业里,心主血主脉,并且藏神。我一直觉得,心脏这种东西是储存感情的机制,也是感情的象征,它饱含血液,充满运动,同样全是感情。

今天就和这篇文章说再见吧,我想这个也是我放在外面最长的文章了,七万多字。五个月里我写了不同的阿鲁罗斯,也有不同的设定和剧情,这篇大概是现有的唯一正剧。

也向今后的阿鲁

2014-05-06
/  标签: 阿魯羅斯
2

【HBto罗斯】入坑以来所有已完结阿鲁罗斯文包下载

首先感谢打开这份文包的你。


正如我所说的,我不太会考虑以前的事情。大概说的话就比较像read me。

制心者会在生日之后单独放出来。

所有文章均为odt格式,已经排好版,word不能打开的话请用openoffice。

基本礼仪大家都知道,但是还是提醒一下禁止二次上传,加工,利用,直接复制剪贴当做自己的文章。


第二部分:

制心者-魔勇克西

5个段子的图片


http://pan.baidu.com/s/1o6AxzUM


这个文包放出来的均为甜文。

第一部分:

http://pan.baidu.com/s/1hq3Mlxy


Rolling boy-原作

  1/3  
戈少
头像by二白。

有缘会在各种cp的子LOF相见。
很害羞,很少说话。
感谢喜欢。

Rhodolite意思是红石榴石
源自于希腊语“玫瑰”
存放阿鲁罗斯only